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八面来风 > 学者视线
仁者必有勇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8-30

南北朝,是民族大融合的时期,这一时期,英雄辈出。南方的宋、齐、梁、陈,承袭了东吴与东晋的富足与安逸,社会风气日渐靡废,多行豪奢之举。然而,却有这样一位名将,不但作战“敢以数万敌百万,有刘秀、周瑜之风”,而且作风人品俱佳,一生廉洁,家无余财。无怪乎毛泽东同志对其厚爱有加,在《南史·韦叡裴邃传》首页的天头上,毛泽东用粗重的笔记画了四个圈,非常醒目地标记着:“梁将韦叡、裴邃传”,表明了他对此传的喜爱。在《韦叡传》内,亦是密加圈注,在有些自己的批注中也加有旁注,用来起强调的作用,文内的批注达25处之多,堪称毛主席读史书的人物传记批注频率之最。

韦叡(442—520年)南朝梁将领,字怀文,京兆杜陵(今陕西西安东南)人。齐末为上庸太守,从萧衍起兵。梁初,任豫州刺史,天监五年(506年),率军破北魏军,取合肥。次年与曹景宗救援钟离(今安徽凤阳东北),大败魏军。魏人畏惧韦叡,称之为“韦虎”,官至雍州刺史、护军将军。

毛泽东同志对韦叡的钟爱,不仅在其杰出的军事才能上,更重要的在对其品格的推崇与赞赏上。毛泽东同志的批语“仁者必有勇”“劳谦君子”,是对他勤政、廉洁等优秀品质的高度概括,并号召“党员干部应学韦叡作风”。韦叡不但自己作风严谨,而且教子有方,一有闲暇便亲自教育子孙。其子韦放、韦正、韦棱、韦黯皆饱学之士,尤以韦放成就最大,毛泽东同志曾批注“韦放有父风”。韦叡的“家风”可见一斑。

侍奉继母,以孝闻名。百善孝为先,古人以忠孝为立身之本,晋朝人王祥卧冰求鲤的典故大家耳熟能详,韦叡的孝行也同样值得称道。史书记载,韦叡对继母十分孝敬,受到乡里人的称赞。韦叡能视其为生母而恭敬地孝敬她,实难能可贵。

尽职尽责,视死如归。韦叡一生中最辉煌的是魏梁钟离之战。由于韦叡驰援及时,最终梁军获得了胜利。天监五年(506年),北魏的中山王拓跋英(元英)进攻北徐州,把北徐州刺史昌义之围困在钟离,魏军拥兵百万,驻扎在四十多座城池。萧衍起初派征北将军曹景宗抗击。曹景宗驻逡巡不进。萧衍发怒,下诏让韦叡来见,赐他龙环御刀并予“便宜行事”之权。韦叡出兵自合肥直接过阴陵大泽,逢山开路遇水搭桥。众人都怕魏军势盛,多劝韦叡缓进,韦叡说:“钟离现在已经危急得挖洞居住,背着门板去打水了。驾着车急忙赶去,还怕来不及,何况缓进呢!”在韦叡的指挥下,大军十天就赶到邵阳。韦叡在景宗营前二十里处,连夜挖掘长壕,扎上鹿角,把河洲截断以形成城防,快天亮时营寨就筑起了。

韦叡由于身体虚弱,不能骑马,遂坐着白木小车,手执白角如意指挥军队,连战了几次,每一次拓跋英的诡计都被韦叡识破,韦叡的顽强使拓跋英一筹莫展,眼看天色渐晚,占不到半点便宜,拓跋英只好趁夜进攻。夜里,魏军倾巢而出、攻势甚紧,韦叡昂然现身于城头,从容指挥,其子韦黯立于旁边。一时间风声忽紧,箭如雨注,韦黯请父亲下城去避箭,韦叡不答应,毅然坚守岗位。突然,军中一阵惊乱,眼看守城士兵士气即将瓦解,危急之时,韦叡在城上厉声呵斥,从容指挥,使局面稳定了下来,最终守住了城池。这一战,一方面,成就了韦叡善守之名,从此韦叡晋升名将之列。另一方面,韦叡在其子韦黯面前从容指挥、以身作则,大义凛然、视死如归,决不畏刀避箭,也为其子上了生动的一课。

劳谦君子,从不争功。韦叡做事谦虚谨慎,待人真诚,从不争功。有一次韦叡和曹景宗玩樗蒲赌输赢的游戏,本来是韦叡赢了,但他却故意让曹景宗赢。毛主席读到此处,批注“使曹景宗胜”,为韦叡不争胜、甘为人后的谦虚精神做了最好的注脚。打了胜仗,曹景宗等一些将领总是争着向梁武帝邀功,而韦叡总是走在最后面,从不为自己争功劳。梁武帝对其也大加赞赏。

有大将才,能团结人。韦叡不但有大将之才,而且善于团结部众。合肥之战前夕,韦叡的部将胡景略和赵祖悦交恶,矛盾闹得不可开交,眼看局势一发不可收拾,危难之时,韦叡挺身而出,晓之以大义,以最大的诚意调节双方的矛盾,胡景略和赵祖悦看在韦叡的面子上,和好如初,从而避免了不利情况的发生,为合肥之战的胜利扫清了障碍。能团结人是将领的必备素质之一,当时,韦叡之子韦正在军中,从韦叡身上也是获益匪浅。

不爱钱财,家无余资。韦叡攻破合肥后,“俘获万余,所获军实,无所私焉”。不贪财是人生修养的一个重要方面。《二程集》中有云:“专欲利己,其害大矣。贪之甚,则昏蔽而忘理义;求之极,则争夺而致怨”指明了贪婪带来的祸害。贪得无厌,如蛆虫附体,百病缠身,日趋腐化堕落。不贪财,也是优秀将领应有的品质。兵书《六韬》将将领“贪而好利”列为“十过”之三,由于贪财,定会为物欲所蒙蔽。《五代史伶官传序》中有一句名言:“夫祸患常积于忽微,而智勇多困于所溺。”讲的就是这个道理。贪墨,必然使风纪败坏、士卒离心、将帅失和,更甚者,将失去民心,为百姓所不齿。反之,如若将领清廉、爱兵如子,则能上下一心,即使生活艰苦,士兵也不会有所怨言。

每一场战役,所缴获的战利品,韦叡不取分毫,从不截流,受到了将士们的尊敬,无欲则刚、远近悦服。韦叡能多次击败敌人,和清廉的作风是绝分不开的。一次、两次,以至每一次视战利品为无物,韦叡清廉的作风,一方面影响着将士,另一方面这股清风潜移默化地形成了韦家的“家风”,影响着他的子子孙孙。据史集记载,韦叡子韦放性情宽厚诚实,不看重私财,好施舍别人,颇有乃父之风。

这就是历史上的韦叡,生逢乱世,终成一代名将。他睿智、谦虚、尽职尽责、视死如归,有大将之风,更值得称道的是他谦虚谨慎的作风和清廉的为官之道。这些中华民族最闪光的德行,最弥足珍贵的品质,可谓六朝靡靡之音中的一阵清风,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家人、影响着将士,使他们及其子孙世代受益,清风正气一代代传承。(胡海升)